广东26选5近200期走势图
 
首頁 民進簡介 新聞動態 參政議政 組工動態 社會服務 會員天地
 
 
當前位置: 首頁 >> 紀念吳貽芳先生誕辰120周年
   

吳貽芳:中國第一女校長


 
   
 
        盤桓在現在的南京師范大學隨園校區,你就如同與一位大家閨秀晤面,那份典雅、端莊、溫婉、清麗,真可謂“才下眉頭,又上心頭”。這座“東方最美校園”堪稱中西結合的完美典范:嚴謹的中軸線,宮殿式大屋頂,再加上草坪、回廊、池塘、山丘、花木,實在是四季有景,步步是畫!尤其迷人的是那滲透在空氣里的滄桑感。漫步校園,不經意間讓你怦然心動的,也許是一棵老銀杏,也許是一條墻裂痕,也許是一陣若有若無的古琴音……

        沒有人懷疑這座校園有著太多的歲月積淀,但大部分人說不出它的前世今生。即便經過位于校園東南角的貽芳園,即便看到金陵女子學院的牌匾,一般行色匆匆的人們也未必清楚:這里曾是中國第一女校金陵女子大學的所在,這里的一草一木都曾與中國第一女校長吳貽芳博士息息相關——是的,現如今的南京師范大學不缺名聲,不缺資金,不缺生源,卻唯獨缺少一尊醒目的吳貽芳銅像。這座銅像應該佇立在迎賓樓北側灌木林前,她應該有一襲旗袍、一只發髻、一副眼鏡、一冊書籍和一腕手表。這是吳貽芳的標準裝束,也是她初任金女大校長在那叢灌木林前留影時的模樣。

        是的,南師大缺少這尊銅像。只要有了這尊銅像,歷史的窗口自然會順勢打開,很多話就不必反復言說了。 

  

三十五歲的博士校長
 

       1928年11月3日,位于石城西北部的金陵女子大學張燈結彩,校園中心的小禮堂嘉賓云集,其中包括蔣介石夫人宋美齡女士、教育部長蔣夢麟的代表孟壽椿先生,以及來自上海、南京等地的大學校長等。兩位在主席臺上就座的女士引人注目:一位金發碧眼、身材高大,她就是人們熟悉的金女大創建者、首任校長、美國人德本康夫人(Lawrence Thurston);另一位是年輕的中國女士,只見她發髻如墨、嫻靜儒雅,身穿純色棉布旗袍,戴一副圓框眼鏡,看上去單薄而清爽——這是吳貽芳首次在公眾面前亮相。其時人們對她還不甚了解,只聽說她系金女大首屆畢業生,年方35歲,剛從美國榮獲生物學博士學位歸來,即將成為金女大首位中國校長。

      “歡迎諸位參加金陵女子大學新校長就職典禮!”主持會議的金女大董事會主席徐亦蓁女士款款而談。她首先對前校長德本康夫人創建金女大的功績表示感謝,宣布德夫人改任教師并兼學校顧問,并代表全體校董歡迎吳貽芳就任新校長。隨后,德本康夫人講話,將辦公室印章交給徐亦蓁。徐亦蓁隨即介紹了吳貽芳的簡歷,將印章交給了吳貽芳。接著,孟壽椿代表教育部長蔣夢麟致詞,中央大學代表俞慶棠、中華基督教教育會代表趙運文發言,金陵女子大學教職員代表、同學會代表先后發言祝賀。在熱烈的掌聲中,宋美齡女士講話,她著重強調中國婦女承擔的教育責任,指出:“如果中國婦女要服務于自己的國家,服務于全世界婦女的偉大事業,她們必須盡自己的最大努力去承擔這一責任。”

最后,吳貽芳起身致意。她已經多年不說漢語,此時此刻站在如此重要的發言席上,面對著如此眾多的眼睛,她真擔心自己會有辱使命。不過這些擔心都是多余的,因為人們期待的并不是一個嘩眾取寵的校長,而她準備表白的也無非是幾句樸實真誠的話語。她說:“感謝各位貴賓的到來!感謝全體校董和教職員的信任!我剛剛完成學業,迄今還沒有管理學校的訓練和經驗。本來對擔任金女大校長一職感到十分畏難,但承蒙校董會青睞,召喚我為母校的未來出力,我不得不心懷忐忑,匆忙歸國擔此重任。現在,我唯有向諸位保證:保證為發展金女大和中國的教育事業竭盡全力!”

在當晚的慶祝宴會上,一位校友代表向前校長德夫人贈送了一本紀念專刊、一面金陵校旗,向新校長吳貽芳贈送了一面金陵校旗、一枚金陵校徽,吳貽芳再三表示不辜負校友們的殷切希望。不久,吳貽芳便在宣誓就職的小禮堂前留下那張經典照片:純色旗袍,圓框眼鏡,烏黑發髻——從此,吳貽芳校長的形象定格了。

金女大為何為美國人創辦?德本康夫人為何要卸任校長?吳貽芳又是如何成為繼任校長的?要回答這些問題,還得回到辛亥革命前后的歷史中。

1912年初,江蘇、浙江、上海一帶8個美國傳教會的教會女中校長在上海集會,商討如何解決教會女中急缺師資、畢業生如何繼續深造的難題。大家最后一致同意:在長江流域組建一所女子聯合大學。1913年,幾大教會聯合組成校董會,推舉德本康夫人為新大學首任校長,并將新大學的校址選在南京。1914年11月,金陵女子大學開始籌建。1915年,德夫人等租賃南京城東繡花巷李鴻章小兒子的住宅改造成臨時校舍,并于9月17日正式開學,首批新生11名。1916年2月,吳貽芳從北京來到南京,作為特別生插入一年級,成為中國第一代女大學生。從創辦和招生時間來看,金女大比華北協和女子大學、華南女子文理學院要晚,但從后來的影響和聲譽來看,則金女大各方面都堪稱中國女校第一!自然,這與吳貽芳23年的努力密不可分。這又是后話了。

1916年春,金女大在南京隨園陶谷選擇了永遠校址。1918年4月植樹節,德本康夫人帶領全體師生到陶谷植樹,祝愿金女大像小樹一樣茁壯成長。1919年6月,德本康夫人和建筑師享利·K·墨菲先生(Mr. Henry Killam Murphy)為新校舍打樁。正是這位墨菲先生,為金女大設計了卓爾不群的“東方最美校園”,這一工程是中國基督大學歷史上規模最大的。1923年7月,六幢呈四合院型的新校舍落成使用。然而,面對花費了自己無數心血的新校舍,校長德本康夫人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時代變了,她的任期要到頭了!

“五四”運動后,中國民族意識深刻覺醒。1925年五卅運動爆發,收回教育權運動在全國形成高潮,許多學生激于愛國熱情紛紛從教會學校退學。1927年3月,北伐軍攻占南京,英、美、日、法、意等國軍艦炮擊南京,造成中國軍民死傷2000余人的“南京慘案”,而國民革命軍亦槍殺了金陵大學副校長文懷恩等西方傳教士。一時間,南京城內氣氛緊張。5月,德本康夫人及外籍教員提出辭職,她們希望就此促成一個中國人領導下的新機構。在此背景下,首屆金女大畢業生徐亦蓁被推舉為新執行委員會主席兼董事會主席。徐亦蓁上任后立即表示:新校長非吳貽芳莫屬!

這時,吳貽芳正在美國密執安大學攻讀生物學博士學位,并進入了寫作畢業論文階段。她曾想回國繼續鉆研生物學,也曾想回母校做一名教師,卻就是沒有想過去做校長。

 
 

世間罕見的家庭磨難
 

和徐亦蓁一起力薦吳貽芳的,還有一位是吳貽芳的恩師黎富思教授(Dr. Cora. Reeves)。

黎富思早年畢業于美國密執安大學,獲生物學博士學位,1917年秋來到金女大,后任生物系主任。為吳貽芳擔任校長之事,黎博士耽誤了去紐約法院辦理繼承遺產的法律手續,與25萬美金失之交臂,但她卻沒有半點兒后悔。當聘請吳貽芳任校長的決定一宣布,黎博士喜極而泣!黎博士60歲退休后回到美國,在北卡羅萊納州西部的黑山建了一座“金女大之家”,以便金女大留學生假期休息。那里設備盡管簡單,卻應有盡有。黎博士還特意在廚房北窗邊掛了一副吳貽芳半身像,像旁桌幾上常年有一部《圣經》。

徐亦蓁和黎富思之所以力挺吳貽芳,是因為她們太了解吳貽芳的品質和能力了!

1916年2月,吳貽芳來到繡花巷金女大。女大師生親如一家,大家很快得知,吳貽芳來寧前任教北京女子高等師范學校及其附屬小學,是金女大教師諾瑪莉女士推薦她來求學的。諾瑪莉女士曾在杭州弘道女中教過吳貽芳,對吳貽芳的聰明好學印象深刻。當諾瑪麗女士應聘金女大后,她多方打聽得到吳貽芳的地址,寫信邀吳貽芳繼續深造。吳貽芳入校時,比同學落后了一學期。但她利用課余時間發奮苦讀,當年暑假門門功課補考優異,順利轉為正式生。吳貽芳為人端莊樸素、好學上進,她性格沉靜剛強,平時十分珍惜時間,對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她一般不愛說話,可一旦發起言來,又非常清晰、準確,富于魅力,德本康夫人為此常在周會上表揚她。就這樣,吳貽芳贏得了大家的認可,也贏得了徐亦蓁的友誼,兩人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后來,當師生們得知吳貽芳雖遭遇世間罕見的家庭變故,卻仍堅毅有度、自強不息時,不禁對她又敬重三分!

原來,1893年1月26日,吳貽芳出生于湖北武昌。她在家中排行老三,上有哥姐,下有幼妹。吳貽芳的父親吳守訓為當時的“候補知縣”。母親朱詩閣閨秀出身,從小受過良好教育。吳氏祖籍江蘇泰興,本系當地名門望族、書香門第。吳守訓的祖父中過翰林,父親亦中舉人,吳守訓是隨父親遷居武昌的。由于吳家清廉自守又不善理財,自吳翰林起便逐漸敗落。吳貽芳的父親吳守訓為家中獨子,從小生性木訥、不善言辭。苦讀經年,好容易才考中一個秀才,靠教私塾勉強維生。加上老母,全家7口人皆賴吳守訓一人,日子過得相當艱難。后來在熟人指點下,吳守訓變賣妻子陪嫁,“捐納”了一個“候補知縣”。再經過一番疏通,吳守訓被委任為縣牙厘局局長,家里的生活因此稍有好轉。

1904年,11歲的吳貽芳與姐姐貽芬一起來到母親的家鄉杭州,入公立杭州弘道女子學堂讀書。外婆和二姨均定居杭城,姐妹倆因此得到不少照顧。二姨與朱詩閣姐妹情深。二姨夫陳叔通是杭州名士,他思想開放,知識淵博,為人敦厚善良,對貽芳姐妹的學習十分關心。1906年底,貽芬和貽芳在二姨夫的支持下,考入上海啟明女子學校。該校設有英文課,并聘請外籍教師講課,對貽芳幫助很大。1907年,姐妹倆又考入當時名氣很大的蘇州景海女子學校,貽芳在此打下了牢固的英語基礎。就在姐妹倆的美好未來剛剛展現之時,1909年11月,一個可怕的消息忽然傳來:父親自殺了!

她們立即與二姨父星夜兼程趕回武漢。這才得知父親吳守訓在湖北省牙厘局任財務科長,因為一筆公款成為上司逃避罪責的犧牲品。傾家蕩產后他沒有勇氣堅持,竟拋妻別子自沉長江!全家失去了生活支柱,吳貽芳姐妹只得輟學在家。在姨父和舅舅的幫助下,辛亥革命后,吳貽芳全家遷居上海,靠親友接濟生活。這時,在清華學堂求學的長子吳貽榘成為全家的惟一希望。無奈吳貽榘生性軟弱內向,在辛亥革命爆發、學校不定期放假的特殊時期,他竟悲觀失望不能自拔,最終也像父親一樣選擇了逃避現實:跳了黃浦江!久病的朱詩閣經不住喪夫亡子的雙重打擊,將家人托付給妹妹后,也離開了人世。在為母親守靈的那個夜晚,一直與吳貽芳朝夕相伴的姐姐貽芬,悄悄懸梁自盡——幾件喪事發生在1912年的同一個月,這一年吳貽芳年僅19歲!

面對9歲的妹妹、七旬的祖母,吳貽芳只覺得已經沒有繼續活下去的勇氣。她精神恍惚,似乎總看到媽媽和姐姐在微笑著等待自己。二姨父陳叔通發現后,趕緊把吳貽芳叫到面前,極其嚴肅認真地對她說:“這段時間,家里發生了這么多不幸的事情,你很痛苦,這我知道。但你不能亂想,自殺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死去的人就這么撒手而去了,活著的人卻要承受一切,這是很不公平的。現在家里就你大一些了,你可不能像他們那樣。現在你上有奶奶,下有妹妹,她們都需要你來照管。一個快20歲的大人了,應該勇敢地把責任擔起來。你想過沒有,要堅強起來,要振作起來,擔起這個家,這是你應盡的職責!我認為你會想通的!”二姨父安慰鼓勵吳貽芳后,又把吳家老小3人接到自己家中。他不但叮囑妻子在生活上多多關照她們,自己也隨時在精神上予以注意,經常給貽芳和妹妹講一些歷史名人身陷困厄仍努力奮發的故事。1913年2月,20歲的吳貽芳在姨父資助下,作為特別插班生入杭州弘道女子學堂四年級學習。1914年陳叔通到北京就職,吳貽芳和祖母、妹妹又一同北遷。不久在陳叔通介紹下,吳貽芳得以教書自立,并用微薄的薪水供養祖母和妹妹。1916年,在姨父姨母的支持下,吳貽芳又得以上了大學。

自古英雄多磨難,慘痛的人生經歷鑄就吳貽芳不同尋常的高貴品質。1919年6月25日,吳貽芳與徐亦蓁等4位同學成為金女大首屆畢業生。大學畢業后,她曾回北京女子高等師范學校工作。1922年8月獲巴爾勃獎學金,前往美國密執安大學攻讀生物學博士。1925年,她在密執安科學雜志發表論文《黑蠅生活史》。早在金女大時,吳貽芳就被推選為第一屆學生自治會會長,曾帶領學生上街聲援“五四”。留學期間,她又先后當選中國基督教學生會會長、留美中國學生會副會長、密執安大學中國學生會會長和科學會會員等,成為很有號召力的學生領袖。1927年,在接受金女大校長職位聘請后,吳貽芳根據校董會的要求,參觀考察了美國一些著名女子大學,還舉辦演講會介紹金女大。然后她返校趕寫博士論文、通過答辯,終于1928年順利獲得博士學位,如期回國就職。

經過整整16年的拼搏,吳貽芳把生活砸向她的礪石孕育成珍珠,一顆光彩奪目的珍珠!

 

人格教育與厚生篤行
 

作為一所教會大學,金女大的創辦宗旨便是培養為基督服務的婦女領袖。在吳貽芳就任新校長的典禮上,前校長德本康夫人在發表離職演講時一再重申:“信、望、愛乃金女大之辦學根基,金女大是以基督的愛來辦學,以基督的精神來維持。這種愛植根在神的愛里,由耶穌基督彰顯出來。”她期望學校能夠繼續培育學生的靈性,以耶穌基督為榜樣來發展學生的人格。

1918年夏天,吳貽芳與徐亦蓁一起去上海,在四川北路曼摩氏女中浸禮會懷恩堂接受了洗禮,成為一名虔誠的基督徒。1919年,金女大師生通過討論,決定以“厚生”為校訓。“厚生”一詞典出《尚書·大禹謨》:“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涵義與《圣經》不謀而合:“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豐盛。”“我來不是要人服侍,而是要服侍人。”以“厚生”為校訓,是要告誡學生:人生的目的,不光是為自己活著,而是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來幫助他人、造福社會,這樣不但有益于別人,自己的生命也因之更豐厚。吳貽芳深深認同“厚生”理念,她之所以信奉基督教,就是“受基督徒的活動感動,看到基督徒自發地、有意識地把基督教訓實踐在生活里,相比之下,中國的儒家學說傳遍中國,但人們沒有把當中的理論付諸實行。”

但是,作為一名中國大學的中國校長,吳貽芳也十分懂得淡化宗教教育的意義。在就職演說中,吳貽芳開宗明義:“金女大開辦的目的是應光復后時勢的需要,造就女界領袖,為社會之用。現在辦學,就是培養人才,從事于中國的各種工作……學校于國學科學同時并重,既培養了中國學者的思想,又能得到科學家的方法,然后到社會上去,才能應各種的新需要,運用自己的所學,貢獻給各種工作。”于是,從吳貽芳上任之日起,便著手調整校務,引領金女大往更廣闊的世界前行。
 

德夫人任校長時,規定學生必須選一門宗教課,必須參加每天20分鐘的早禱。吳貽芳則將宗教課改為選修,早禱改為自由參加,保留的宗教課放在哲學系里,要求信教教師不得給不信教學生施加壓力等等。同時,吳貽芳在日常演講中,增加了以基督精神、基督人格要求的內容,強調學生要涵養基督的道德精神、犧牲精神,為社會服務,以此平衡學校創始人、外籍教師、教會組織及政府、社會等各方關系。1930年12月,金女大在國民政府教育部重新注冊后,依照大學組織法更名金陵女子文理學院,但歷屆校友仍習慣稱其為金女大。
 

相比宗教教育,吳貽芳更提倡人格教育,甚至提出把培養學生的健全人格作為辦學的使命。她說:“人格教育的實現,因習慣貴在‘慎之于微’,而學校尤當注重慎微的陶冶,方能使整個的人生有良好的發展”,“要使學生能夠人格完全與否,全在教職員方面平時所與以耳濡目染的模范之良否”,學校教育“確非單獨注意于課本上的接受,是在司教職者能在他們整個生活中時時表現基督的真精神,以熏學子”。為此,吳貽芳一方面堅持女大傳統,一方面進一步豐富教育內容,使學生們的大學生活充實、完整、富于意義,如:重視體育教育,每年春、秋兩季舉辦體育運動會;重視親情培養,建立導師制、姐妹制,增加親情聯絡;堅持服務社會,為農民孩子義務辦學,給婦女兒童建立診所,禮拜日定期到鄰居家上門服務,組織婦女挑繡桌布、床單、窗簾、餐巾等。
 

吳貽芳自己更是處處以身作則,小到言談舉止,大到安邦定國,無一不給學生樹立了卓越的榜樣: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她帶頭將自己的日貨衣物交出銷毀;1934年倡導新生活運動,她提出外觀須整齊安靜,內心皆以誠為本,堅持從我做起,從小事做起;1939年日寇轟炸成都,吳貽芳與師生一起徹夜不眠,看望、護理傷員;抗戰期間,吳貽芳積極參加大后方婦女和兒童保育活動。1945年,她作為中國無黨派代表,參加了在美國舊金山召開的聯合國制憲大會,成為第一位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名的女性……
 

 
 

999朵玫瑰感恩校長
 

吳貽芳終身未婚,她把學校當成了自己的家,把學生當成了自己的孩子。
 

從1915年首次招生到1951年并入金陵大學,金女大36年共培養學生999人,有“999朵玫瑰”之稱。這“999朵玫瑰”在中國女性高級知識分子中占有一定比例,其中相當一批在教育、科技等領域成績斐然,如:首屆的徐亦蓁在婦女教育及慈善業頗有影響,1946年曾出任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中國代表;1917屆的嚴彩韻為金女大捐贈了一所小醫院,她的名字被收入《世界知識分子名人錄》、《美國科學界杰出人士》等;1925屆的劉恩蘭成為中國第一位女自然地理學家、女海洋學家;1926屆的魯桂珍協助李約瑟完成《中國科技史》,并與1989年與李約瑟成婚;1930屆的何怡貞從事金屬玻璃研究,曾獲中科院科技進步二等獎;1930屆的徐秀英在臺北創辦金陵女中,使之揚名臺灣;1932屆的劉家琦成為著名眼科專家,她的同學胡秀英系著名植物學家、哈佛大學終身教授;1941屆的熊菊貞是國際病毒醫學界的權威;1947屆的鄭小瑛成為中國第一位女指揮家;1950屆的孫家馨成為花腔女高聲歌唱家……
 

尤為難能可貴的是,金女大師生一直維系著親人般的情感。無論她們走到哪里,母校始終是她們的精神之家,校長始終是她們的精神教母。除一年一度的學刊,從1933年10月起又增加了院刊,或半月一期,或一月一期,中英雙語,發表學生的作品,關心學生的動向。這些刊物成為凝聚校友的紐帶,讓她們魂牽夢繞。當然,關于吳校長嚴格認真、慈愛寬容、平等公正、堅韌躬行、無私奉獻等等美好品質的記憶,則是任何有形文字和書刊都無法一一記載的,只能春風化雨般滋潤著她們的心田,凈化著她們的靈魂——
 

1935屆校友慕淑勤回憶:當年她主修音樂,按學校規定,畢業前要舉辦音樂會。慕淑勤沒有勇氣辦音樂會,而任課老師因為她寫過一些音樂作品,也答應了她不辦音樂會的請求。消息傳到校長那兒,吳校長簡潔地告訴她:“你必須遵守學校規定。時間不多了,你可以多使用琴房,我特批。”音樂會前兩周,慕淑勤連續兩次撕掉布告欄貼出的請帖。吳校長嚴肅批評她說:“撕請帖也是違反校規的,我們不僅要幫你宣傳,還要幫你邀請你的中學校長、好友、音樂老師以及音樂系高年級同學。”音樂會被迫如期舉行。當慕淑勤走上舞臺時,她驚訝地發現校長居然出席了!演出順利結束,吳校長不僅上臺表示祝賀,還細心地帶來一只花籃,讓慕淑勤獻給老師,然后又親自宴請了她的師長。

1933屆校友張素我是張治中的女兒,解放后在北京外國語學院、對外貿易學院從事英語教學工作,1992年獲國務院有突出貢獻專家特殊津貼。回憶起校長,張素我總是激動不已:“吳校長對學生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愛,常常到學生中間問長問短。新生入學后,她總要到宿舍去看看,要學生注意生活冷暖,并問膳食如何。1935年夏,我即將赴英國留學,校長聽說后,就想到正巧有兩位美籍教師經歐洲返美度假,于是精心安排讓我和他們結伴同行。校長為遠游的女兒想得多周到啊!”

1935屆校友方穎保忘不了吳校長主動招呼她的情景。有一天在去圖書館的路上,方穎保迎面遇到吳校長。“吳校長在我走近她時站住了,微笑著叫出了我的名字,又親切地問我:‘你從安徽省來,在這兒里生活習慣嗎?’當時我心中十分驚詫,我剛入校不到10天,校長就已經了解我的情況了。”1949年,當方穎保穿著一身軍裝重回母校時,竟然又在圖書館前遇到吳校長。“當我們目光相遇,兩人都停下了腳步。她愣了大約1分鐘,竟敏捷地做出反應:‘你不是方穎保嗎’‘吳校長,你怎么還記得我的名字?’我驚詫的心情勝過了第一次她叫出我姓名的時刻。‘我記得你,我記得我的每一個學生。你現在是人民解放軍了?’吳校長露出喜悅的笑容。”1984年,金女大海外校友回國。面對分別幾十年的學生,吳貽芳不但能叫出每個人的姓名,還能把她們當年的生活細節描繪得有聲有色!

1938屆校友龍襄文回憶,在抗戰西遷成都時,師生同甘共苦。家境貧寒而身體虛弱的學生,吳校長會用自己的薪金給她們增加營養。呂慰庭出生在北方,1938年考入金女大。剛入校時,每餐皆是米飯讓呂慰庭直掉眼淚。沒過幾天,呂慰庭發現餐桌上有了饅頭。桌長告訴她,這是吳校長特地交待廚師為她準備的。1946屆校友秦筱嫻考入金女大時,肺部因曾患結核病“鈣化”了。后為她的病情大為好轉,因為當時吳校長規定,患病學生由食堂補一份營養菜,并可領到魚肝油、鈣片等藥品。秦筱嫻感激地說:“當時可能沒有哪一位高校校長能如此無微不至地愛生如子。”

校友曾星華記得在成都時,有幸與吳校長成為鄰居。有一天,吳校長要去四川省政府開會。省主席張群準備派車接送,但吳校長堅持乘坐自己的黃包車往返。“她從不施脂粉,不戴飾物,平時身穿一件長及腳面、衣袖齊肘的黑色旗袍,見到師生都和藹可親地打招呼。一個星期天早晨,我早早起床準備出門游玩,看到吳校長在樓道打掃衛生。我趕緊跑上前要接過掃帚,吳校長卻推辭不讓,還說:‘你們青年人讀書很辛苦,清潔女工也很累,我難得有禮拜日這樣的閑暇,應該做點兒事。’”

1944屆校友梅若蘭回憶,吳校長幾十年一直住一間不到15平米的房間,平日粗茶淡飯,從不講究吃喝。除出于禮儀需要有幾件像樣的衣服,一般總是布衣布衫。內衣縫縫補補,還舍不得扔掉。她不要小轎車,只肯買一輛黃包車。每月工資大部分都接濟親友,外出演講得到的酬金和禮物,也一一轉贈師生,并不讓受贈者知道。吳校長最喜愛一個謎語:“象牙罐,紫檀蓋,里面坐了棵小白菜。”謎底是:蓮子。她說做人就要像象牙那樣純潔,像紫檀木那樣剛強堅實,卻又是一棵平易近人、給人營養、價廉物美的小白菜。

……

1985年11月10日,吳貽芳走完她93年的人生歷程。1949年后,她先后擔任江蘇省教育廳廳長,江蘇省副省長,江蘇省政協副主席,全國婦聯副主席,民進中央副主席,全國第五、六屆政協常委,南京師范大學名譽校長等職。1979年4月,美國密執安大學授予她“和平與智慧女神獎”。根據吳貽芳生前遺愿,1987年3月,隸屬南京師范大學的金陵女子學院成立。金女大海外校友會迄今已為該院捐資100多萬美元,并資助該院師生到美國進修。金女院畢業生目前亦達1000余名,涉及實用英語、涉外會計、營養與食品專業等。這是“999朵玫瑰”感恩校長的最好方式了!
版權所有:中國民主促進會南京市委員會 地址:南京市成賢街43號  
技術支持:南京先行數字技術有限公司 郵編:210018 蘇ICP備05083564號
電話:025-83196195    傳真:025-83196190 83196191 [后臺管理]
您是第
位訪問者
广东26选5近200期走势图 时时彩后二8码 时时彩为什么先赢后输 3d万能6码 熊猫二人麻将技巧 乐就娱乐 北京pk10官网开奖 双色球投注走势图360彩票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 内蒙古时时最新开奖号码 百变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