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26选5近200期走势图
 
首頁 民進簡介 新聞動態 參政議政 組工動態 社會服務 會員天地
 
 
當前位置: 首頁 >> 紀念吳貽芳先生誕辰120周年
   

   吳貽老的大愛感動了我



     
   吳貽老是我們對民進已故主委吳貽芳女士的敬稱,她離開我們二十八年了。今年是吳貽老誕辰一百二十周年紀念,我有許多不能已于言者,故作此文。
   吳貽老把一生獻給教育,是中國少有的幾位女子教育奠基人之一。我打小學起便知道金陵女大,知道吳校長,到五十年代才得以在民進組織里受到她的教導和關懷。她講話親切隨和,不穿靴戴帽,絕少官話和套話。一次市委會換屆,新的一屆市委會召開第一次會議,第一個議題是選舉市委主委,通常都要冷場幾分鐘。吳貽老坦誠自薦,她直逼主題,笑盈盈地說:“看樣子還要我來挑這副擔子了”,會上劈劈啪啪鼓掌通過。反右后,我到了駐會副主委桂慶和家“奉命”作“思想匯報”,桂的第一句話便說:“是吳老問到你工資打折后生活過得怎樣,并要支部去了解……。你來得好,來得好!”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中,右派就是反動派。一位元帥更是無限上綱為“右派就是小蔣介石”,這是1957年國慶節該元帥在游園中對少先隊的講話,兩年后的“反右傾”中他被推倒時,我的心情是可以想見的了。可是吳貽老有她自己的判斷,也就少了那種見風使舵的市儈氣味!
   進入新時期,峰回路轉,不知是哪位中央領導人,好像評閱學生作業那般輕松,重重寫下右派“改正”兩個字的批語,我和55萬(一說100多萬)右派獲救了。我這個離群的孤雁又回到久違的隊列,我多么企盼再一次聆聽吳老的教誨呀!
   終于盼來這一天,市委會組織會員到瞻園游覽,遂了心愿。那天主要是為“反右運動”中受了委屈的同志散散心,活動輕松、無主題。當吳貽老乘坐輪椅進了瞻園大門,我便迫不及待地趨前致以敬意。二十年風雨如晦,命運多舛,老人雖然兩鬢蒼蒼,但仍不失敏銳睿智的眼力,我的話語剛落,她馬上喚起我的名字,深情地說“這么多年你受苦了,這是我的過錯呀!”吳貽老的大包大攬更令我敬重。說實在的,吳貽老是在我心中巍巍聳立的教育家,“反右運動”的原因是復雜的,誰也吃不了這一蠱,我只當吳貽老此語是出于對我的關愛,無它。
   真正認識吳貽老,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那時候南京各家民主黨派都在初建,民革、民盟先走一步,已經廣泛開展工作。民進在上乘庵和民盟合署辦公,后遷至延齡巷,我已是常來常往,反右派就在新址設“戰場”。第一屆市委會是通過全體會員選舉產生的,十二中的張兆琨和我是市委會候補委員,這一干就是五屆連任,除了反右和“文革”那個特殊階段,直到第六屆我還列席市委會會議,大概是沾了年齡大的光。
   市委會給我這個位置,才有幸得到吳貽老的經常教誨。市委會每周都有一兩次會議,我可以常常見到吳貽老,也常常聽到她講話,印象深的只言片語也會受用久遠。金女大以“厚生”為校訓,吳貽老忠實奉行不逾矩,吳貽老說,“厚生”的立意是:人生的目的,不光是自己活著,而是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來幫助他人和社會,這樣不但有益于別人,自己的生命也因之而更豐滿。她融合中華傳統道德理念,形成一種獨特的教育觀:完全人格教育,助人為樂教育,至誠為社會服務教育。她提出“人格教育的實現,因習慣貴在‘慎之于微’,而學校尤當注重慎微的陶冶,方能使整個人生有良好發展”。而“要使學生能夠人格完全與否,全在教職員方面平時所與以耳濡目染的模范之良否。”就是說,教師以身作則對培養學生健全的人格來說是第一重要的。1928年她出任金女大校長,到1952年院系調整離開,她把全部青春年華全部貢獻給這所名聞中外的高等女子大學,全部貢獻給散居在世界各地的眾多學生。在1985年老人病危時,因為要等待學生們不遠萬里來到病榻前見老師最后一面,鼓樓醫院的醫師想盡辦法延長老人那一點生命的信息。
   《論語》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吳貽老在35歲榮任大學校長,本來就是女中豪杰,在民國歷史的教育領域成就巨大。民國校長中不少是世界知名學人,論年齡,年輕的要數羅家倫、胡適、蔣夢麟、傅斯年諸先生,他們當時的年齡也在30-40歲之間,他們有理想有抱負,既是杰出的教育家,又是一代學人,而吳貽老在女子教育方面成就斐然,其光芒和影響無人可以代替。
   吳貽老辦女子高校,不收已婚學生,在校生結婚視為自動退學。她有獨立自主的創造精神并能勇敢直前,銳不可當。像招生的條件,即使在三十年代也是受到新潮人士抨擊的,可是吳貽老不為所動,她認定的事絕不走回頭路。她主張用一顆關愛學生的心去溫暖學生,同時嚴格管理,二者相輔相成。學生周日休假,當晚要回校入住,平常宿舍區有兩位女工日夜守門,接待室就是教師找學生談話的地方,不可以進宿舍區。
   八十年代武漢大學校長就在校學生能否批準結婚,請求教育部,部長答以只要守法的都行,真是一派官腔。以前《婚姻法》規定,男20歲、女18歲是婚育年齡,執行時另據需要加以實施。各大學校的《校規》中也是不允許大學生結婚的,直到近年法律得到修改,大學生在校期間才可以結婚。如今,社會已經開放到超乎想像的程度,校園沒有了固有的文雅與矜持。某情人節之夜,南京一女生宿舍樓下一大群男大學生狂呼:“×××、×××:I love you! I love you!”讓我們這些年長者見了,為之吃驚。
   吳貽老主持金女大,何能容忍此類事藏身,按常態高等女校流傳一點風花雪月的花邊新聞并不奇怪,但我印象中,金女大是一所學風嚴謹、校風規范的育人之所,在這所學校畢業的學生只要拿到吳貽老簽名的畢業證書,可以直接到國外就業或深造,不需要再參加所謂的入學資格考試,因為金女大以教學嚴格聞名,教學質量和學生的素質是國外名牌大學公認的。
   吳貽老關愛學生成長的個例,我這九十老朽回想起來,把這幾則事例讀了幾次,激動得心酸不已。
   第一例:
   事件發生在抗戰初,這所禁止學生戀愛的學校,竟有一位同學和一名現役軍官戀愛而結婚了,吳校長聞訊果斷地前往探望,并贈以自己心愛的飾件表示祝賀,從照顧翁姑生活、支持前方丈夫奮勇殺敵等話語中,婉轉地告訴該同學不要到校了。她不是簡單地宣布學校加給她的處分,人情味恰到好處。可是天有不測風云,該同學正沉浸在琴瑟之好的時候,前方傳來新婚愛人在南京保衛戰中為國捐軀的消息。作為校長,吳貽老立馬前往致唁,并決定重新接納這位喪夫之痛的同學,為她本人及一孩子提供免費食宿,立即恢復她的學業,幫助她重新走向人生的航程。
   金女大的“禁戀令”,今天看來有隔世之感,其實在當時也受到新潮流人士的非議,他們力主開放與疏導并舉。我認為疏導沒有著落時,開放只能是放縱。上文提到的情人節一群男學生的惡作劇事件,便是多個泛濫現象的其中一件。
   第二例:
   《孽海花》的作者曾樸的妹妹曾季肅當年35歲了,在上海有兩個孩子,為了擺脫封建婚姻的束縛,她帶著兩個兒女來到南京,給吳貽老寫了一封信,詳述了自己的家庭和婚姻狀況,表述了強烈的求學愿望。吳貽老被她的執著感動了,也破例錄取了她。這以后,母子三人給學校帶來的困難也只有吳貽老敢拍板,吳貽老真是鐵骨柔情的女中英豪。
   她何止是執掌一所大學的教育家,年輕時便是一位活躍的戰士。上世紀初,吳貽老讀金女大一年級時,便以優秀的學業和組織才能,經美籍教師推薦,擔任學生自治會會長,親身經歷并參與了五四運動,加入南京學生會并站在愛國斗爭的前列,成長為一位出色的社會活動家,初露頭角就譽滿金陵,后來通過不懈努力,名聞世界,為國家爭得了至為高尚的榮譽。
   1945年,吳貽老代表中國出席了聯合國成立大會并成為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的第一位女性。
   1979年2月,美國密執安大學校友會來函,通知吳貽芳榮膺“和平與智慧女神獎”,并于同年前往美國接獎,在全世界產生影響。
   原民進中央名譽主席、作家冰心回憶,她在1919年讀協和女大理科時,“吳貽芳來作演講,我坐臺下第一排的位子,看見她穿著雅淡而稱身的衣裙,從容地走上講臺時,我驚慕她的端凝和藹的風度,講話清晰有條理,我感到她是杰出的演講者!1941年以后,我是參政員,她是參政會主席團成員之一,我最喜歡她主持參政會議,我又在臺下仰望吳主席。會上發言踴躍,她從容不迫地一一唱名,大家按順序登臺發言。碰巧中共董必武同志在我的鄰座,他低聲對我說:‘像這樣精干的主席,男子中也是少有的!’我聽了不由得覺得身為一個女性自豪。”
   董老評價中肯準確。我要說的是,吳貽老書法功底也是出類拔萃的,幸而手邊有一塊剪報沒有隨吳貽老遺體跟著浩渺長江東流去,總觀當前從事書法諸公,不但女性中難覓,按我所見,這幅字沒有孜孜以求15年至20年功夫寫不出來。真如董老說:“男子中也是少有的。”
   筆者文思方處酣暢時,不介意走筆三千言,還是就此擱筆吧!
   (文∕邰聯元 系南京市石鼓路小學退休教師)
版權所有:中國民主促進會南京市委員會 地址:南京市成賢街43號  
技術支持:南京先行數字技術有限公司 郵編:210018 蘇ICP備05083564號
電話:025-83196195    傳真:025-83196190 83196191 [后臺管理]
您是第
位訪問者
广东26选5近200期走势图 安格斯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 时时有什么投注技巧 广东11选五复式投注表 重庆时时彩稳赚平台 北京pk10赛车计划软件 四肖三期必開王中王开奖结果 抢庄牛牛技巧规律 快三黑彩 pk10玩法及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