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26选5近200期走势图
 
首頁 民進簡介 新聞動態 參政議政 組工動態 社會服務 會員天地
 
 
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視線
   

關于“南京明城墻可持續性保護”的調研報告

南京市瑞金路小學  陳潔

 

                                                                                                                                         前 言


        最近,南京明城墻又在各大媒體及門戶網站上火了一把,其原因有三:一是南京臺城大廈降層改造,其目的是為了更好地展現臺城古城墻的風貌;二是南京明城墻太平門復建工程停工風波;三是南京被來自6省8地的代表共同推舉為“明清城墻聯合申遺”項目的牽頭城市。
        這三則新聞再一次將南京明城墻推到了新聞媒體的風頭浪尖。作為號稱世界上最長城墻的明城墻,由于其鮮明的歷史價值、獨特的地理位置、深厚的文化底蘊,不僅深受南京七百萬市民的關注,也當得起來自全國各級媒體持續和高度的關注。
        此刻,正值青奧會即將開幕之際,南京明城墻即將以南京城市名片的身份“登臺亮相”;為此,政府相關部門為明城墻所做的一些工作,也就情有可原了。但是我們最需要關注的是——在今后可以預見的時間里,如何對南京明城墻進行可持續性的保護?如何對現有的明城墻保護手段進行更好的完善?如何對已經完工的改造工程進行評估以及再改造?圍繞著三個問題,我們通過實地考察、調查采訪等方式進行了關于“明城墻可持續性保護”的調研工作。

                                                                                                             明城墻的歷史與現狀


        南京明城墻自建成以來,歷經六百多年,風雨侵蝕、年久失修,又幾經兵亂,倍顯滄桑。1953年,南京市人民政府對城墻進行查勘,城門及城墻共損壞300多處。1954年實測南京城墻周長約34.36公里。1956年,南京市擬定并執行了拆城計劃。1958年測知,城墻基本完整保留的長度為15.308公里,由于拆除等原因半損壞的長度為13.375公里,兩者總長28.683公里。1983年南京文物普查辦公室進行了又一次城墻普查。經實測得出,外形完整的城墻19.802長度公里,半損壞的城墻長度1.549公里,總長為21.351公里。與1958年相比,完整和半損壞的城墻總長減少了7.332公里。直至2004年5月,經恢復與保護的明城墻完好總長度已經達到 23.743公里。迄今為止,明城墻被大致分為七段:
         中華門—東水關(3231.5米)
         后標營南—太平門(5636.2米)
         九華山—臺城(1662.2米)
         解放門—神策門(4070米)
         中央門西—定淮門(5362.7米)
         石頭城—漢西門(1668.7米)
         西水關—中山南路(2111.7米)
        在歷史上,明城墻原有城門13座,水關2座。目前僅有聚寶門(中華門)、神策門(和平門)、清涼門、石城門(漢西門)4座城門及東水關保存較好,其余均蕩然無存。
  從上世紀20年代開始,由于城市發展與道路建設需要,在原有城墻上陸續新開城門10座及通道2處。目前,中山門、解放門、豐潤門(玄武門)、新民門、海陵門(挹江門)、集慶門6座城門及光華東街通道、富貴山隧道2處通道保存較好,其他已陸續拆除。
        為了保護與修復明城墻,南京市政府可謂投入了巨資:先后“復原”了“中華門”“臺城——九華山”“神策門”“獅子山”等景區,“修復”中華門西側約300米城墻缺口、重建雨花門、維修解放門至玄武門的城墻、新建神策門公園、整治獅子山周邊環境……這些舉措取得了一定成效。如今,已改造過的明城墻段落長約17公里,占現存城墻的72%,主要集中在集慶門段、武定門公園段、月牙湖公園一二三期、前湖、琵琶湖段、太平門至解放門段、神策門公園、小桃園、石頭城公園等地區。
        但是即便如此,南京明城墻仍然險象環生。據不完全統計,近二十年以來,明城墻坍塌多達7次,最大的一次坍塌約有70米。從太平門向前湖進發,馬路的右側是一排高聳的明城墻,在郁郁蔥蔥的喬木的包圍之下,顯得古樸滄桑。然而,墻上的一處處蝕洞和缺口,以及釘在墻上的“險墻勿進”的警示牌卻在提醒我們,經過這里是一段可怕的旅途。相關資料顯示,在這一段周圍的明城墻,每隔約50米即有坍塌可能的險處。
                                                                                                               
        近幾日,南京又進入了一年一度的梅雨季節。每次大雨過后,總有群眾發現中山門隧道內側上方有水流不斷蜿蜒下來。在水流急劇的時候,中山門看起來甚至像水簾洞一般,完全不是以前外面下雨里面干燥的景象。據專家介紹,600年前的明城墻原本有防水層,當時的工匠用黃土、石灰夯成厚厚的灰土層,獲得不錯的防水效果,明城墻因此屹立600年不倒。但畢竟歲月滄桑,過去的防水層已經全部失效。雨水順著各種縫隙進入城墻墻體,熱脹冷縮破壞了墻體的穩固性;同時,由于植被的扎根城墻,一些較大的樹木根系也造成了城墻墻體的危機。據估計,除了近幾年南京大規模修復的17公里城外,南京明城墻現存在59處隱患。

                                                                                                       明城墻的保護與開發
        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青奧會,在2013年12月4日南京市城建部門向市委匯報的2014年城建安排中特別強調,“明城墻不但完成多段維修,還將復建鐘山與玄武湖間已拆除55年的太平門。”南京市文廣部門更是承諾將在2014年實現明城墻全線開放。另外,在2014年1月9日的南京市政府新聞發布會上,市住建委相關領導更是聲稱南京城墻是“我們南京的寶貝”“目前南京正全力做城墻本體的保護修繕。接下來,對有條件的地方還將盡可能把原有城墻部分恢復起來。”接下來的第二天,即2014年1月10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召開明城墻及周邊地區保護、整治和開放工作動員部署會,提出在青奧會前實現“三通一全”,即城墻本體相通、內外側相通、人通車通,以及確保全面開放城墻本體22公里、力爭25公里,要把明城墻打造成“民城墻”——未來市民不僅能在明城墻上一覽山水風光,還能在城墻上從事多種娛樂活動。可見,“民城墻”更為直白的表達是:人們可以在明城墻上繞城一圈。
        為此,南京市政府下了大決心,甚至包括拆除市政府大院內、城墻腳下的數棟辦公樓,削減遮擋住城墻天際線的市政府辦公樓之一臺城大廈的樓高,以期“還墻于民”。在市政府這種決心與力度之下,南京明城墻的保護與開發工作成為市民們眼中的焦點也成為了題中應有之義。
        但是,由于明城墻屬于南京這座古老城市最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產,凡是關于它的一舉一動均受到了南京市民的關注。如今年四月份,南京復建太平門,打通城墻斷點的工程一度受到市民們的質疑。據史料記載,歷史上的太平門是單券門,只有一個門洞。而在復建太平門的項目規劃中,城門被設計成三拱形式。另外,還有媒體爆料:在“太平門”之前,南京多年來共復建、新建城門8座,無一例外都是“未批先建”。2007年,“察哈爾路西延道路穿越城墻設計方案”的報告尚在申報中,其新建城門卻已開工。這一城門后來定名為“華嚴崗門”,但遍查歷史,南京從無一座城門的名字是四個字。在此前后,南京還復建、新建了儀鳳門、武定門、中華門東門、中華門西門、雨花門、長干門、標營門,后兩個門歷史上根本就不存在。歷經多年的復建、新建工程,南京明城墻正逐漸連成一個整體。而太平門則是最新的連通工程,一旦完工,神策門到標營門南段月牙湖的城墻旅游線將完全打通。但這些城門絕大多數修建于2009年之前,有市民這樣感嘆:城門建設的背后都有著發展旅游的影子,新建的九座城門都不同程度地起著連接各個景區與城墻的作用,讓人感到背后有雙大手在指揮。
        再例如:23年前,南京一場大雨把紫金山南麓前湖的明城墻沖塌,形成一個50多米長的“缺口”。然后近日,南京市政府將用搭建鋼架的方式連接前湖這段缺口,新建結構不與老城墻“接觸”,且設計為可拆卸式,預計青奧會前建成。市民走在上面不僅能跨過“缺口”,還能看到年頭更老的矮墻。具體方案是:新建的鋼結構共分為兩層,頂層與明城墻頂面平齊。游客步行穿過,實現“中山門-琵琶湖”段城墻的貫通,同時也可以近距離觀察到矮墻。下面一層其作用是保護現存的矮墻。然而,這樣的鋼架結構是否會對坍塌的明城墻造成新的損壞?是否會與古老的城墻保持協調一致?是否能夠保證游人的安全?等等,這些問題均是南京市民非常關心的大事兒。

                                                                                                               明城墻的考察與對比
        為了進一步了解明城墻開發與保護的具體情況,我們來到地處南京老城東南月牙湖地區的中山門與標營門,進行了實地考察。在考察前,我們從網絡與相關渠道得知:標營門始建于2009年,其城門的主體結構是鋼筋主體搭建,混合砂漿澆注,最后在外面貼上中間穿孔的仿古城墻磚。雖然這樣能大大地減少工期,但是這種方法新建造起來的城墻,要比從同樣是后開的中山門脆弱得多,排水功能也大大減弱。實際在歷史上并不存在標營門這座城門,人為串聯明城墻、破壞城墻原真性的做法在專家眼里是不可取的,而且后建的城墻也沒有原城墻牢固。事實果真如此嗎?
我們實地拍攝了如下兩組照片:
    

        左邊的一張是中山門的照片,右邊一張是標營門照片。由兩張對比的圖片中,我們就可以看到城磚的材質和顏色有非常大的不同。中山門城磚并沒有統一的顏色,質地堅硬,在有的磚石上還可以看見古代工匠刻上的姓名;而新修建的標營門對比中山門就有很大的不同:標營門城磚的顏色大多呈灰色調,與月牙湖公園內的老城墻磚顏色明顯不同,材質也算一般。
        基于這樣的發現,我們隨機采訪了數十位身邊經過的路人,詢問他們對標營門的觀感。群眾紛紛表示,這一座“標營門”雖然嶄新,但是并不美觀。甚至熟悉明城墻歷史的老人這樣說到,為了串聯明城墻,而新建了本不該建的城門對于明城墻的保護工作是有弊無利的。
        不僅如此,在考察前,我們還詳細閱讀了江蘇省人大于2004年新修訂的《南京城墻保護管理辦法》,其中第七條這樣規定:
        嚴禁下列損毀、破壞現存城墻的行為:
  (一)拆城墻取磚、取土、采石等;
  (二)在城墻頂部建設與城墻保護和管理無關的建筑物及架設管線等;
  (三)在本辦法確定的保護范圍內進行與修復城墻無關的建設;
  (四)在墻體上打樁、掛線、鑿孔、砌漿等;
  (五)在墻體頂部、城門和城體以及城墻保護范圍內堆放垃圾、易燃易爆物品等;
  (六)在城墻保護范圍內以及向墻體排放污水;
  (七)對城墻安全有影響的爆破;
  (八)其他損壞城墻的行為。
        但是,當我們站在中山門外回首眺望南京城內時,卻看到了以下這幅畫面:

 

 

        很明顯,上圖中紅筆標出的大樓完全違背了“在本辦法確定的保護范圍內進行與修復城墻無關的建設。”這一保護原則。這些違章建筑也成為修復城墻的一個大難題。由此可見,明城墻已經完成的各項開發與保護工作仍然存在不少瑕疵,需要進一步反思與改良。

                                                                                                        明城墻的調查與反思
        對于明城墻的保護,不能忽略了普通群眾的作用。為了更好的了解群眾對明城墻的了解程度,以便更好的保護明城墻,我們做了一項關于明城墻的考察與保護的問卷調查,我們先后去了明城墻武定門段、玄武門段、中華門段、解放門段對路人進行了問卷調查,調查人數總計132人,回收有效問卷130份。
        在這張問卷中我們共設置了10個問題,其中有6道單選題,3道多選題以及1道主觀題。通過這些問題主要想要了解不同性別、年紀、職業的人對南京明城墻的了解程度以及對明城墻保護的建議。
        通過這次的問卷調查的分析,得出以下結果:
        1.廣大群眾對明城墻的歷史認識不足。
        僅有6%的群眾表示對明城墻的歷史很了解,70%的群眾表示對明城墻只了解一些,還有24%的群眾表示完全不了解。調查反映出中老年人對明城墻的歷史認識較多,而大多數年輕人了解較少,可見學校或政府應加強對年輕一代的宣傳教育與知識普及,以提高他們對明城墻及其他歷史文化遺產的認識水平。
        2.群眾對明城墻的現狀認識很模糊,不了解明城墻的歷史價值。
        在本次調查中,39%的群眾表示沒去過明城墻或僅去過一兩次。51%的群眾認為明城墻受損嚴重,而49%的群眾認為明城墻保存十分完好或幾乎沒有受損。這樣的百分比不難看出,群眾對明城墻的現狀認識十分模糊,甚至各執一詞。雖然有87%的群眾表示明城墻很有歷史價值,但當我們具體問及價值在何處時,絕大多數群眾回答模糊或表示根本不知道。
        3.雖然高達93%的群眾表示明城墻很有保護的必要,但多數群眾不知道政府對明城墻保護的具體措施,并且也不了解該如何參與保護。
        在我們問及如何保護明城墻這一項時,絕大多數群眾概念模糊。28%的群眾認為應當捐款,50%的群眾認為應當組織志愿者參與保護,42%的群眾認為應當協助政府自發進行維護,還有38%的群眾認為應當參與宣傳活動。但在問及是否還有其他建議時,在參與調查的所有人中,僅有1人提出可以立法進行保護,其他群眾均無其他可行的建議。
        4.對于明城墻的保護資金來源問題,82%的群眾認為應當由政府撥款,還有33%的群眾認為還可以由公眾捐款,8%的群眾認為應由門票所得中來。
        根據以上幾點結論不難看出,明城墻的保護需要群眾的參與,但群眾雖然心向往之,但仍力有不殆。我們認為,在對于目前明城墻的保護工作宣傳上,主要存在以下不足之處:
        1.在保護理念上,群眾想要參與對明城墻的保護,但實際上對明城墻的認識極度匱乏,甚至高達39%的群眾幾乎沒去過明城墻,那又如何談保護明城墻呢?而且有心參與,卻不知如何參與也是一大問題。因此,政府的宣傳任務刻不容緩,特別是年輕一代人的意識培養。
        2.在保護措施上,政府在保護明城墻方面所做的措施,群眾并不知曉,甚至有群眾因缺乏認識而認為政府根本沒有出力保護明城墻。并且,在整治管理明城墻方面,政府確實還做得不夠多、不夠細、不夠好。明城墻中華門段、解放門段因為開放了攀登城墻活動,所以這幾段城墻保存相對較為完好。但通過對武定門段的考察,不難看出這里的城墻狀況遠不如中華門、解放門等處,這就說明了政府在管理城墻方面還存在漏洞,甚至有厚此薄彼的現象出現。可見政府應當增強保護措施的透明度,多提供讓公眾參與的渠道,以方便有心于奉獻力量的群眾的參與。
        3.在保護具體舉措上,政府往往只注重對城墻的修葺,而忽視了周邊環境的整治,例如周邊的污水處理問題,對明城墻未來的發展埋下了隱患。同時也引發了不少市民的不滿。所以政府應該有全局意識,統籌規劃,將整個明城墻景區建設成一個和諧的整體,促進共同繁榮。

                                                                                                       原因及建議
        近年來,在南京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視和領導下,有關部門和社會各界深入研究,共同努力,為明城墻的維修保護做了大量工作。但是仍然存在著上述一些問題,通過調研,我們認為主要原因如下:
        1.保護與開發的目的不明確。
        對于明城墻的保護到底是維持原樣,修舊如舊,還是結合現代化的科學技術改頭換面?對于這一點,有關方面沒有具體的規定與明確的目標,以至于在保護開發的同時對城墻本身造成了破壞。例如現已撤銷的,原定于玄武湖畔的明城墻“城墻渡”的設計便是一例明證。在設計之初便存在極大的爭議:玄武湖規劃的主管單位——南京市園林局的總工程師李蕾認為:“西湖之美就在于她的開放性。而由于明城墻的阻隔,玄武湖不能向城市打開,人們進入非常不方便,這就限制了她對城市景觀和市民生活所起的作用。”但江蘇省社科院歷史研究所的季士家研究員認為,明城墻不但未破壞玄武湖景區的總體布局,反而是其中的亮點,擁有完好明城墻的玄武湖是西湖無法比擬的。而且建“城墻渡”肯定要在城墻兩側打樁施工,輕則使城墻地基松動,可能引發塌陷,重則會使城墻直接倒塌,這已嚴重違反文物保護法,通不過任何一級文物部門的審批。我們實地調查問卷的結果也證實了對于明城墻的保護和開發在民間也存在著極大的爭論。
        2.南京明城墻的旅游開發力度不夠。
南京明城墻不僅在南京諸多旅游資源中具有獨特的吸引力和開發優勢,而且在國內同類旅游資源中也具有比較大的優勢,從宣傳重點和接待人數上看,南京城墻在國際旅游市場中具有較高的地位。但由于長期偏重文物保護,明城墻作為旅游資源在深度開發上存在宣傳力度不夠、旅游項目貧乏、配套設施欠缺等不足,然而南京城墻的開發涉及到多方面的問題,同時也是一個值得長期關注和探討的問題。
        3.明城墻的開發與保護沒有和周邊的壞境相結合。
        在我們對南京明城墻考察期間發現南京城墻本體與周邊環境存在的一些不盡人念的現象,有不少是歷史遺留下來的老問題,諸如在挹江門附近的民居,與周圍環境極不協調,迄今仍未解決;也有一些商業建筑,如南京城墻月牙段護城河南側一組餐飲建筑、繡球公園邊明城墻風光帶上新建的娛樂場所等等,這邊在耗費巨資清理環境,那邊就已經開工建造“現代化”的建筑,實在令人不可思議。
        4.開發與保護的體制不健全
        對南京明城墻整體上的管理,其體系不夠完善,政出多門,以至形成“鐵路警察各管一段”“諸侯割據”的局面,甚至有的地段出現了行政管理上的真空地帶。據我們初步調查,南京明城墻現存的2/3其維修業務歸南京市城墻管理處,但其日常管理卻歸很多部門。其中包括區建設局(如中華門、漢中門、挹江門等)、文物局(如“臺城”)等,還有許多地段城墻缺乏日常的、長效的管理。這種行政上多頭管理的局面,弊端很多,既不利于從整體上對“南京明城墻”的全方位保護、宣傳,更不利于開展南京城墻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工作。所以,統一南京城墻管理體制,避免出現維修與管理之間的脫節,是實現南京明城墻長效、科學管理的根本保證。
       為了更好地進行明城墻可持續性保護工作,我們認為市政府要在保護對策與開發對策上多想想辦法,下些功夫。特建議如下:
        一、保護對策:
        1.政府當先。
        南京政府的決策對于明城墻保護無疑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保護明城墻,首先應該成為地方政府的一項重要職責,政府對此必須有明確的一貫的指導思想。建筑大師張錦秋曾經談到:“認清古城的性質,才能把握古城風貌的主題,而明城墻保護即使在初創階段也需要幾代人為之努力,因此,必須經得起歷史的考驗,不能朝令夕改,一任領導一個主題。”此外,制定嚴格而可操作性強的法規是對明城墻保護的切實保障。
        2.完善制度。
      (1)制定法律法規加以強制保護。
        1988年,南京明城墻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各方面開始重視對明城墻保護。1996年,江蘇省人大頒布了《南京城墻保護管理辦法》,自此南京明城墻的保護和管理工作走上了法制化軌道,在國務院批準的《南京城市總體規劃》中,對明城墻風光帶的保護和建設列出了明確的條文。2004年8月,省人大又批準了《關于修改〈南京城墻保護管理辦法〉的決定》,同時還指出:批準后的管理辦法是明城墻風光帶規劃管理的重點依據。規劃局要依此對規劃區內一切建設活動實行統一的規劃管理,并嚴格依法進行管理。
      (2)建立明城墻保護程序及責任追究制度。
        各地區在按照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保護歷史遺跡時,應該進一步確立起“誰使用、誰保護”和“誰管理、誰負責”的原則,并制訂具體的保護辦法、審批程序和法律責任,由“責任人”簽訂“責任狀”,一旦文物發生人為或自然破壞,“責任人”就應負行政或法律責任。
      (3)建立獎勵機制。
        對保護有功的單位和個人進行獎勵嚴格責任落實制,加大考核獎懲力度,定期對明城墻保護單位進行評比,把重大項目的保護工作完成的好壞作為評價、考核、選拔干部的重要依據。對明城墻保護有功的單位和個人給予精神和物質獎勵,對保護明城墻的個人設立“優秀文保員”稱號,公開表彰給予一定的物質獎勵。
        3.專家參與。
        建議成立南京市明城墻保護專家委員會。國內外的經驗說明,歷史文物古跡的保護工作中,不能局限于單純的行政管理,更要重視發揮專家學者和民間人士在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和管理中的積極作用。我國成立了歷史文化名城專家委員會并發揮了作用。南京也應早日成立市、區級歷史文化遺跡保護專家委員會,以專家、政府職能部門領導為主,吸收少量市民代表參加,主要負責全市歷史文化遺產的價值、保護、維修及研究、評估等專業性工作,為政府涉及明城墻文物保護方面的重大決策提供咨詢。
        4.群眾宣傳。
        保護明城墻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要提高市民素質,增強全民保護意識。所以要采取多種宣傳形式,廣泛宣傳明城墻的珍貴價值及保護意義,讓每一位公民都了解明城墻對城市發展的重要意義。通過設立文物檔案館以宣傳普及文物知識。為了更好地對明城墻進行管理,南京應盡快建立文物檔案館。對全市的每一座城墻的年代面貌、現狀、修復情況等做出詳細的記載。檔案管理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根據明城墻破壞程度的不同,分別設立檔案。檔案館應采用先進的計算機管理系統,成為便于查找,又能向市民宣傳展示、普及文物知識的場所。有關單位可以發動和積極引導市民參與明城墻保護活動,使市民成為保護者。可通過舉辦一系列免費的文物保護講座、競賽活動或是定期組織市民參觀明城墻等方法,提高市民的文物保護素質。同時,也可以招募明城墻保護志愿者,對其感興趣的城墻段進行保護。
        二、開發對策:
        1.充分利用已經開發的城墻旅游景點,提升效益。
        南京明城墻通過近年來的保護、維修,許多地段的城墻先后被“開發、利用”,突出的有中華門內甕城、古“臺城”段的南京市明城垣史博物館、漢中門文化廣場、中山門以及“水西門遺址”廣場等。在這些己經修復的城墻段上,人們可以直接近距離的與城墻以及城墻的歷史“對話”,既可以在城墻上攬觀古都南京今日的風采,還可以在南京市明城垣史博物館,了解到南京城千百年的歷史滄桑巨變和明代都城南京昔日的輝煌。今后,隨著對南京明城墻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工作的陸續展開,城墻本體的旅游項目及影響將會不斷擴大,其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應該比較樂觀。
        2.結合護城河對明城墻的旅游開發,擴大影響:
        南京明城墻護城河具有自然特性和特征,是南京明城墻護城河特有的河流生態圈。圍繞南京明城墻的護城河,經數次實地考察,發現自通濟門繞城南轉向北面,到定淮門一線的護城河(外秦淮河),中山門外“月牙湖公園”段的護城河,獅子山城墻段金川河的護城河,玄武湖“前湖”、“琵瑟湖”等地段護城河,與城墻相輝映,且河面都比較寬闊,完全可以根據不同地段的河道,開發出一批各具特色的水上游覽觀光項目。利用通濟門至定淮門一線的護城河(即外秦淮河),設立水上游覽觀光船,在沿線的若干重要景點處,設立碼頭。有些地段護城河上,如月牙湖、獅子山下護城河等地段,可用一些江南特有的小蓬船,僅供2-3人作水上游覽觀光。護城河一旦得到利用開發,形成城上城下、護城河中的立體游覽大氛圍,向南京大旅游的格局靠攏,由此可以極大地擴大明城墻的影響力。
        3.聯合周遍景區共同發展,形成獨具特色的風光帶
        南京城南,以中華門內甕城為城南片景點的核心,向城內、外輻射的景點有:城外有著名的雨花臺烈士陵園、明代的大報恩寺塔遺址、古長千里、明代名人墓、甕堂、外秦淮河等;城內有周處臺遺址、芥子園遺址、花露岡附近的古杏花村遺址、鳳凰臺遺址、白鷺洲公園、明代的東水關、內秦淮河和夫子廟,以及名人舊居和不少舊民宅。由于城南地域是南京歷史上的老住宅區,貼近城墻而建的居民陋巷所彌漫的巷陌文化,成為反映南京傳統風俗民情、鄉土文化的聚集地。從城南按順時針方向西趨北至下關,南京明城墻依起伏的丘崗、傍外秦淮河水而筑。沿線景點有水西門遺址廣場、漢中門文化廣場、烏龍潭公園、清涼山公園、石頭城(即“鬼臉城”)遺址、古林公園、龍江寶船廠遺址、繡球公園以及獅子山上新建的閱江樓等。南京城墻與古都特色旅游的設想,是一個整體,但又各自獨立,即按各自的景點和項目運轉。使南京的古都特色,通過南京明城墻這堵古代都城的建筑,在人們的不經意中,發揮著潛移默化的宣教、渲染作用展示出它獨有的歷史都城文化魅力。

        總之,南京明城墻仍是現存規模最大的古城垣。南京明城墻是我們南京人的名片,也是南京人的驕傲。保護南京明城墻,是每一個南京人義不容辭的義務!如何更好地開展南京明城墻的可持續性保護,將是擺在政府面前的一項意義重大且艱巨的工作。(載于《秦淮黨派》  2014年10月  第二期)  

版權所有:中國民主促進會南京市委員會 地址:南京市成賢街43號  
技術支持:南京先行數字技術有限公司 郵編:210018 蘇ICP備05083564號
電話:025-83196195    傳真:025-83196190 83196191 [后臺管理]
您是第
位訪問者
广东26选5近200期走势图 a6娱乐平台官方网 威尼斯高手论坛高手直播 重庆时时彩加盟 快三大小单双玩法技巧 彩票投注单打印助手 北京pk10手机计划版 双色球投注图 炸金花手机版下载安装 贝博怎么样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