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26选5近200期走势图
 
首頁 民進簡介 新聞動態 參政議政 組工動態 社會服務 會員天地
 
 
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視線
   

一位中國企業家的文化回歸之路



    從動車到高鐵,正在廣袤的中華大地上,風馳電掣,呼嘯前行。

    我們整個國家也是如此,30多年的崛起之路令世人驚嘆,而同步成長的中國企業家也在艱難曲折的打磨中走向成熟。

    嚴陸根博士,作為百家湖文化投資集團董事長,他的人生歷練,仿佛是時代的一個縮影。在他所打造的第三屆南京國際美術展盛大開幕之時,讓我們走進他的內心世界,探視他那傳奇式的經歷和寬廣深邃的精神世界。


    “為什么有文化的人反而窮?”在深沉的回憶中嚴陸根自問自答。

    嚴陸根出生于1956年,南京江寧東山鎮人,自幼聰穎好學,尤喜讀書。15歲下農村當知青,上衣口袋總插著一支顯眼的自來水鋼筆。后響應“時代的號召”被安排到徐州冶金部806地勘大隊成了一名地質隊員,辛苦工作之余以讀書為樂。調回江寧后,先后在新蕾公司、縣委辦公室、江寧印刷廠從事宣傳、秘書工作。在印刷廠時愣是翻閱幾十年資料寫出了中國1949年之后的第一本印刷志《江寧印刷志》,時任江寧報領導的張世民偶爾看到了這本公開出版的書,十分看好這個有才華又勤奮的小伙子。他給嚴陸根出了道題:去采訪一個重要攝影展。第二天早8點,嚴陸根準時出現在他面前,遞上一篇經打磨的精短新聞稿,說:“你若能把我的字砍掉10%,此后我就不寫東西了!”當嚴陸根在印廠看到自己的稿件幾乎原樣以鉛字出現在江寧報要聞版時,他知道成功了。從此開始了8年的職業記者生涯。

    “作為一個職業記者,我先后寫了28個人物,釆訪最多的是鄉鎮企業家。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江寧都還是‘五小工業’,領頭人文化也不高,一家機床廠廠長只會寫自己名字,后來還做到全國優秀企業家、鄉人大主任。當我月工資只有幾百元的時候,這些企業家收入早已上萬。”

    “腦體倒掛”的例子嚴陸根并不陌生。他們家兄弟姊妹5人,他和在大學任教的大妹妹最有文化,卻最沒錢。其他親屬經營商場,個個成了萬元戶。“一到過年過節,他們給我女兒的紅包都是一兩千元,而我的工資才幾百元,心里酸溜溜的。有文化到底有什么用?”

    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造原子彈還不如賣茶葉蛋”流毒甚廣,嚴陸根也嘗到其中滋味。

    如今回看那段歷史,嚴陸根不勝感慨:那些靠著勤勞勇敢叱咤一時的農民企業家,如今又在哪里?他們中大多數已經銷聲匿跡。因為缺少文化,他們難以擁有更廣闊的視野和對未來預判的能力。他們無法在更高的平臺上發展自己,并把事業做大、做強。

    多年經濟記者的生涯讓他對國家政策有更高的敏感度和洞察力;世代經商的家族傳統和家人的成功更是讓他躍躍欲試:年紀輕輕的,何不到經濟場上去一試身手?

    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如旋風一般,在中國掀起了一股開發熱潮。6月18日,江寧經濟技術開發區宣告成立。嚴陸根意識到這是一展抱負的大好時機。新成立的開發區管委會共有23人,其中22個是由組織部門從部委辦局機關保留原職抽調出來的,唯有嚴陸根自斷退路辭去公職主動要求下海。

    “8月8日,我攥著從組織部人事局轉出的檔案,興沖沖地來開發區報到。我眼前是三間從面粉廠租來的簡陋辦公室,其中一間是開發區主任副主任辦公室,一間財務室,剩下一間是其他所有人的活動性辦公室,誰需要接待誰用。”由于其他人檔案都留在原單位,而嚴陸根例外,檔案無處接收,只得裝在包里自己保管。“我頓時生出一種感覺:從此自己真成了沒爹的孩子!我太太也痛苦,她后來告訴我:‘以前你在機關大院里的8年,是我最愉快的8年。白天,你采訪埋頭寫稿子,晚上吃了飯,我們從機關大院子后門進,大門出,繞回家,簡單幸福。’我老革命的岳父也不理解:好好的國家干部不當,偏偏要去一個沒有地位和名分的單位!”在最不被理解和最無助的時候,嚴陸根內心的痛苦和斗爭是很難用言語形容的。他曾在一個沒人的山包席地而坐,仰頭看天,眼淚簌簌地往下流。“然而,再多的委屈也澆不滅心中的理想。我捏緊拳頭,這樣激勵自己:不管眼前有多難,我是一定會成功的!”

    “自古男兒當自強。”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這個大任,就是改革開放時代引領經濟社會風氣之先的偉大的中國企業家肩頭的重任。

    創業之初,嚴陸根去書店買了本《房屋維修手冊》看了一天一夜,次日就注冊了開發區第一家房地產公司——江寧開發區房地產開發公司,嚴陸根就成了負責人。雖然算國企,但更像是皮包公司,沒有資金,沒有像樣的辦公室,公司章、財務章、法人章平時都放在皮包里,對外接待就在“活動”辦公室桌子上放個牌子,接待完再把牌子揣包里。一切都是白手起家。

    不能在江寧的資金總量里拿錢,嚴陸根就得去外面尋求資金支持。他找來了香港的外資公司,以資金入股,他代表開發區以土地入股,各占百分之五十股份,成立了南京利源物業發展有限公司。第一個地產開發項目終于要上馬了,那就是百家湖的湖濱公寓。

    別看現在百家湖環境優美,還是江寧的核心商業區,但在當時百家湖還不是湖,只不過因為這里地勢低洼,天然形成了上百個小水塘,被人們戲稱為百家湖。

    談起百家湖的崛起,嚴陸根神釆飛揚起來,自擬的講話提綱丟在一旁,當年創業時的那股熱血又在涌動,那畢竟是他親手干出來的新事業,新起點。

    “怎么讓更多人愿意到百家湖來買房子?我是辦過報的,知道報紙的影響力,便不惜重金買版面做廣告:‘玩在玄武湖,住在百家湖!’1993年10月初開盤,第一棟樓24套一天就賣光,第二周第二棟同樣開盤即光,到年底4棟樓全部賣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五六十歲老頭,瘸腿,從城里坐著手搖車來的,背了個馬桶包,一包碎錢倒在貴賓室要現錢買房!我興奮地給縣領導打電話:奇跡出現了!開發區有戲了!”

    興奮歸興奮,嚴陸根清醒地記得,他承諾的百家湖風光帶還停留在圖紙上。

    “房子造出來了,要給人家環境啊!1991年特大洪水,這兒全淹了,后來又接連遭受不同程度的洪澇災害,水利局農業局出了主意,可因時因地制宜,把原來的眾多小水塘改挖成湖。真正意義的百家湖就這么來的。當時沒有機械工具和電器設備,就靠農民鐵鍬挖肩膀挑。那氣勢,就如同當年修水利上河工,人海戰術,紅旗飄飄,硬是把一個個水塘挖通連成片,形成了日后南京城內第二大湖——1300畝浩瀚的百家湖。挖出來的土沒有車拖只能就近堆,當時的無奈之舉居然成就了如今13個半島的漂亮景致!”


    在中外合資的南京利源物業發展有限公司,嚴陸根以中方代表的身份擔任總經理。但這個經理并不好做。當時由于體制機制不健全,國企領導和管理人員通過貪污、受賄等多種方式造成國有資產流失的現象時有發生,因而中央和地方政府把國資監管當成重要工作來抓。嚴陸根這個國企老總自然成了重點監督對象,時不時遭遇突擊查賬。他擔心頻繁查賬會影響員工情緒和公司正常運作,干脆讓檢查單位把所有賬目用卡車拖走,慢慢查。雖然最終什么問題也沒有查到,但嚴陸根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壓力。1999年,他暗想:何不脫掉紅頂,直面市場挑戰!

    思想的火花一旦閃現,必然照亮前程。

    接著,國企所有制變革開啟。嚴陸根基于公司負資產現狀,向政府借了幾百畝地,打了3年還清的借條,又到銀行貸了款,背負著9200萬元的債務,在1999年8月18日,正式簽訂了改制協議。

    又一條新路剛起步,正當嚴陸根憋足一股勁準備在商場上大展身手時,命運和他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改制協議剛簽了3個月,一次胃部劇痛把他送進了醫院,醫生告知他是胃潰瘍穿孔,11月23日進行了手術,胃切去五分之四。

    術后恢復期間,嚴陸根漸漸感覺到氣氛蹊蹺:怎么每天像走馬燈一般,總有十幾個部委辦局的同事朋友前來探視?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趁一天夜里護士長不在,他悄悄摸進辦公室,抽出自己的病歷,一眼看到了明明白白的診斷——中文一個胃字,然后是一個C,一個a。天哪,這不是胃癌嗎?他傻傻地看了又看,直覺得五雷轟頂,眼前一陣發黑。

    “接下來的3天,是最痛苦的3天。我太太天天在門口哭。我并不知道,主刀醫生說我只能活3個月,不會超過6個月,全家人都在悄悄準備后事。那時,我除了醫生誰也不見,40多年的生命像電影一樣在腦子里回放。” 談及往日,嚴陸根不勝唏噓,“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這個時候生病,如果早幾個月,沒簽改制協議,治病還能報銷,現在不但要自己承擔全部醫療費用,還要背負近一個億的債務。原來鋪在面前的一條理想的大路,瞬間就消失了。”

    公司怎么辦?家人怎么辦?一連串的問號拷問著他的生命,他的意志。3天后,嚴陸根有了最終的答案:“我想通了,必須活下去!只有活下去,這個家、這個公司,才有繼續維系下去的可能!”

    一顆冰冷了的心,重新有了它正常的溫度。這時候嚴陸根胸膛里,跳動的是一顆火熱的心,那就是一團火,要燒毀一切絕望。這是舊我的死亡,新我的重生。

    “以后3年,我幾乎退出了公司的管理。把底下的銷售公司老總提上來做老總。大家勠力同心,為企業爭氣、爭光,后來就每年有分紅了。基本康復以后,醫生叮囑我,還是要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保證抵抗力很旺盛。我問有什么辦法?讀書行不行?‘人生至樂,無如讀書’,大腦一動,全身就動。我的想法,得到醫生的嘉許。”

    從2002年開始,嚴陸根就修學養身,到現在14年,沒有離開過學校。由于他的勤勉好學,先后獲得了南澳國立大學MBA,清華EMBA,又讀了4期清華國學,中國社科院金融學博士,馬賽商學院管理學博士,清華大學經濟學博士。接下來,他還要讀藝術學博士。讀書過程中他寫了好幾本書,最得意的是總結自己20年建造住宅社區的經驗,創造了經濟學的一個新的學科——社區管理學科,他的博士論文如今已出版的專著《社區金融學》《社區經濟學》已成為中國高校的教材。

    “學習讓人增強創業激情,創業智慧,和創業智能。在我面前,展現出一片光明的新世界!”嚴陸根言辭間充滿著生命的活力和睿智,那種狀態,與其說是成功的企業家,不如說更像一位儒雅的學者和文化人。

    嚴陸根走路帶風,一步頂別人兩三步。修學養身后不僅讓嚴陸根保持了良好的身體狀態,還讓他對于經濟和產業的趨勢有超乎常人的判斷。

    做房地產,嚴陸根早已輕車熟路,利源集團連年被江寧區評為納稅大戶企業,在2007年中國房地產品牌價值評估發布會上,利源集團以3.35億元高居南京地區榜首。2009年,全國房地產市場逐步回暖,眾多內地房企赴港上市成為一道風景線。此時的利源集團年銷售已高達36億元!

    恰在此時,嚴陸根卻斷言:地產業的“戰國群雄時代”要走到盡頭了。

    他富于洞察力地表示:“一個產業發展到一定規模、一定量的時候,資源、資本、資金就會向大企業集聚形成壟斷,誕生寡頭。寡頭以后再出現切割,切割以后再分裂,商品經濟就是這個規律。我認為房地產應該到寡頭的時代了。所以2009年我決定退出,并選擇了自己的愛好——藝術作為產業去發展。”


    在嚴陸根寬大的辦公室,背景墻是第一屆南京國際美術展的金獎作品《孤山》,博古架上陳列著各式古玩。而巴爾扎克的一座半身雕塑,其深沉和睿思的形象給整個室內增添了特殊的氣質和氛圍。辦公室里間有一畫室,桌上地上鋪著他自己揮寫的書法橫幅:“自強不息”、“厚德載物”。

    嚴陸根選擇文化產業并非偶然。每當在他最困難的時候,文學藝術都是最好的慰藉。當他大病初愈重返利源之時,就創辦了一份非營利的企業內刊《百家湖》,聘請江蘇文化圈頗具聲望的文化人擔當總編,約請知名作家、藝術家撰稿,免費贈閱,雖然不能公開發行,但15年的品質堅持使得《百家湖》雜志在文學圈內擁有了良好的口碑,也賦予了“百家湖”這個地產品牌更多的文化內涵。

    藝術收藏是嚴陸根近20年來的愛好,與一般人認為的先富后藏不同,嚴陸根的首次收藏是借錢做的。1996年,嚴陸根在香港佳士得拍賣行看到了他仰慕已久的張大千的作品,當時嚴陸根的月工資僅千元,但他還是向朋友借到5萬元港幣拍下其中的一幅較便宜《荷花》,后來用了很長時間才把錢還清。

    當然,一個大企業的轉型升級,并不像現在說起來那么輕松。

    嚴陸根興致勃勃地向我們娓娓道來。

    “轉型設計方案,實際上前后花了4年。作為一個項目的調研報告,本身就是很花時間的。而我們沒有請專業團隊去做,全靠自己慢慢搜集整理,完全在封閉狀態下做,不能影響公司正常運營。方案設計出來是一本很厚的書,每個條塊都有一個方案。2013年正式宣布全面退出房地產業,一夜之間宣布轉型,所有中高層干部都傻了。那是2009年,文化方面并沒有出臺很多的好政策,文化也尚未有大的產業。完全是經濟學知識的積累告訴我,讓我在思考新的方向,并且加快了進軍文化的步伐。”

    嚴陸根的第一步,就把他的偉力科技園改成鳳凰山藝術園,為畫家提供良好的創作環境,吸引了眾多藝術家的參與。然后開始做美展。“怎么讓畫家相信你?只有做學術的、大場面的美術展。最初還不叫美術展,而叫南京國際美術節。管峻寫好后專家認為美術節還是群眾性的,不是學術的展覽。趕緊給管峻打電話,重寫!于是,第一屆南京國際美術展橫空出世。我們請了50多個共和國部長為畫家頒獎,是中國歷史上最宏大的美術展頒獎儀式。一夜之間全國都知道了。”

    著名書法家管峻挺拔清麗的楷書牌匾就擺放在嚴陸根的書房,它在不同媒體的不斷亮相告訴世人:從第一屆到如今,歷經3年,南京國際美術展已成為南京一張文化名片,深深印入巿民的記憶中。

    通常企業家搞文化產業,主要是收藏、拍賣,投資的目的是高額的回報。嚴陸根卻特立獨行,經營投入與公益投入不成比例。該由企業家做的,他固然會做;該由政府做的,他也在做,而且做得很大,幾乎不計回報。許多人覺得不可思議。

    國際美展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是美術教育。嚴陸根有他更寬闊的眼光和更深入的思考。

    “我們中國現在最成功的教育,是EMBA、MBA,而這兩個教育體系完全來源于西方,我們的藝術教育來自前蘇聯教育體系。為什么沒有能培養出大師?教育體系出了問題。所以我們在香港成立當代美術學院,與歐洲著名商學院合作,引入西方教育體系,創辦了針對收藏的專業博士學位班。收藏目前只是作為愛好或者投資項目,而我們要把它作為學術去做。后面我們還要開設中國當下還沒有的策展人專業博士學位班,另外我們還要開設民營美術館館長專業博士學位班。為什么中國的民營美術館開了一茬又一茬,倒了一批又一批,而國外的美術館就能自負盈虧?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不具備生存的基本理論基礎。這3個專業今年開一個,明年開兩個。今后再開一些與國際接軌的藝術方面的本科班和研究生班,力爭把好的商業模式和理論帶到中國來。”

    談及未來的規劃,嚴陸根似乎又回到了風華正茂、書生意氣的當年,“我們還要把未來的藝術大師,成名的藝術家帶到全世界優秀的美術學院去做博士后和訪問學者,進入國際藝術學術圈,這樣才能發展成真正的國際化藝術家。”

    嚴陸根的思考與實踐,不僅是企業家的,更是一個文化人的。或者可以說是一個中國企業家的文化回歸。

    當然,身為一名企業家,嚴陸根清楚,如果只靠一味砸錢,產業沒辦法做長久,再崇高的理想也終究會被殘酷的現實擊破。當下的中國,藝術大眾消費時代即將來臨,嚴陸根看到了這一廣闊的潛在市場,“世界藝術市場我們中國占了三分之一,藝術家大約占了全世界二分之一,每年有20萬藝術畢業生,我們要把百家湖文投集團辦成全世界最大的上市的文化經紀公司。我們現在簽約畫家最多,還要繼續簽下去,把更多的藝術家帶到世界。”

    嚴陸根在一級市場積極布局,目前香港和北京的ART100畫廊已經開業,紐約、倫敦、東京、新加坡的畫廊正在相繼開業,這些坐落在各個城市中心的畫廊將成為世界了解中國當代藝術的一個窗口。嚴陸根透露,今年上半年百家湖文投出口了第一批價值幾百萬的藝術品,10月又出口了一批價值5000萬元左右的藝術品。

    讓藝術進入生活,讓美學服務大眾。百家湖文投的品牌之一“藝術南京”國際藝術品博覽會經過兩屆的成功舉辦,總結出一套可以復制的商業運作模式,正在向全國推廣,今后將會誕生更多以“藝術+地名”的博覽會。同時全球最大的永久保真藝術品交易平臺——中藝易購已上線營運,和紅星美凱龍合作的全球最大的藝術品線下體驗店也在緊鑼密鼓籌備之中。

    如果說當年以文化人身份下海經商是一份勇氣,后來用資本反哺文化是一種情懷,那么現在靠產業發展文化更是一種智慧。

    讓我們回到日前剛開展的第三屆國際羙術展。羅丹代表作“思想者”青銅雕塑原作矗立其間,吸引著眾多的觀眾駐足、凝思。這座雕塑,嚴陸根曾經一見鐘情,十年尋覓,終于有了今天的結果。而作為中國企業家中的“思想者”嚴陸根,當他站在羅丹雕塑前留影的這一刻,在他那睿智而深邃的目光里,究竟又在思考什么呢?

    我們期待著,嚴陸根圍繞他的藝術產業夢繼續作出令人鼓舞的回答。(摘自2016年11月17日《新華日報》)
版權所有:中國民主促進會南京市委員會 地址:南京市成賢街43號  
技術支持:南京先行數字技術有限公司 郵編:210018 蘇ICP備05083564號
電話:025-83196195    傳真:025-83196190 83196191 [后臺管理]
您是第
位訪問者
广东26选5近200期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手机版 捕鱼赢现金10元提现 大小单双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 篮球总分单双技巧 足彩稳赚的方法 魔法师计划免费下载 分分时时彩 X8彩票